淚色緋兒

折花载酒少年事 终有不复少年时

回顾陈言●:

佛系少女,道系写手,是我了

「 旧城丶故人」:

佛系的我,道系写文

和光不同尘:

哈哈哈哈嗝,最后一个说的不就是我吗

有有:

我!佛系少女,道系写文。嘿嘿嘿 






@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B站盗图,不要怪我😂😂😂😂

双击……

放飞自我的左右:

太魔性了,哈哈哈哈

刷电影老太太:

至尊腊八粥,食材丰富、香爽可口、美容养颜、延年益寿、健体增肌、魔法加成、战力增益、健脑益智、招财纳宝,值得拥有。

私设如山 圣教大法好

寅行道这两百年来最快乐的时光属于五个人,对他疼爱有加的师父,心思细腻开朗的师兄商行舟,天海家的幺女天海幽雪,莫家跳脱的大小姐莫言以及大周太宗陛下陈平乐。两百年沧海桑田,往事不可追,幸而今时如同往日,对他来说只要最重要的人还在,一切都是值得的。

丹药已成,时机已到,由太宗独支星盘大阵实乃下下之策,只等莫言燃上失魂引,只消半日便可还天下一个健健康康的天海幽雪。

“你决定了?”
“回陛下,今日之后她可以帮您。”
“你又是何苦。”
“臣请旨,望陛下恩准。”
“别忘了你们都是我的朋友,现在是,以后也是。”
“臣逾越了。”
“算了,等她醒来,我替你说。”
“……好,等她醒来。”

等她醒来,便会如愿与你在一起,不用再忧心与我这个臣子的婚约了,她会是天底下最美的新娘。

魔族打的好算盘,佯装退兵,折了五位魔将才冒险用心魔幻境困住了人族之主及两位主帅,又以魔族至宝千年魔果为饵夺了凤凰血脉的觉醒者天海幽雪一半的血脉。此一役两败俱伤,主帅之一昏迷不醒,人族士气低靡,全靠着星盘大阵暂时牵制魔族。

你可想好了,失去真龙血脉就等于分一半命给她,况且你觉醒失败气血有亏,能不能成还是未知,这两年师父为你费了多少心思才将逆乱的血脉之力压回你体内,你就这么不要了?想想经了多少劫难踏入从圣境,这有一半都是为了她,若为她补齐血脉,你修为再难存进不说,更可能堕境,真龙配天凤,放弃这个机会值得吗。

师兄,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比起这些,我更害怕失去她。

从未如此庆幸自己修的是青叶宗,与她相生,再撑一会,再撑一会,他反复对自己说。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嘴里黏糊糊的,眼前模糊一片,神识倒是清醒,他的雪儿怕疼,他便护着,维持着修为的输出,剥离血脉而已,他还受得住。

成了,不忘托住幽雪软倒的身子,他精神一松整个人瘫倒在榻上,成了,他嘴角勾着笑意心满意足的沉入黑暗。

屋外守卫的商行舟感觉到结界消失正待入屋,冷不防被一股难以抗拒的威压制住,僵在门口。

眼看着神秘人一掌印上寅行道胸口,商行舟目眦欲裂。

“哈哈哈哈哈,这真龙血脉,我要了!”最后一字落,屋内尘埃落定,榻上余天海幽雪安然睡着,好似黄粱一梦,如若没有蜷在地上不断咳血的寅行道。

寅行道被他师父带走了,说是修行未满,他给你留了东西。

一纸婚书,一根玉簪。

他说,没什么好做贺礼,这只簪子是他自己做的,等回来再向你赔罪。

寅行道,你这个大混蛋!

记梗 圣教大法好

“圣后圣后,我做了糕点你快来尝尝,这次我看陈玄朗有何话说!”欢快的童音由远及近,待看清庭中景象,那一抹水蓝敛起一身肆意,规规矩矩的立在廊下行礼,“属下莫雨参见陛下,参见教宗大人。”

“起来吧,你这次又跟朗儿打了什么赌?”见到这小鬼学着大人的样子毕恭毕敬,实在可爱得紧,天海的嘴角勾起淡淡笑意。

莫雨献宝似的将身后藏着的东西举到面前,剔透的瓷盘上磊着的,这是糕点?看到圣后投来的疑问莫雨微红着脸急急解释:“陛下别看卖相不怎么样,味道我尝过了真的不错的,这可是我花了一上午做的,绝对比陈玄朗那个小子做的强多了……”声音越说越低,莫雨低着头底气不足。

“恩,确是五花八门……”天海刚想嘲笑一下莫雨做的有多难看,一旁的寅行道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我道是这园子里新添了花木,却原来是你做的糕点,可是桂花馅的?”

天海看了一眼弯着眼睛的寅行道,伸手捻起一块放入口中,“甜而不腻,你也尝尝。”说着拿了个粘着花生碎的团子递给寅行道。

寅行道正给天海添茶的手微顿了一下,笑意微敛,伸手接过。

“教宗大人吃这块吧!唔……馅多……”眼看寅行道真的要吃,莫雨也顾不了许多,出声制止。

“?”天海莫名其妙看着略显焦急的莫雨,“教宗大人不能吃花生的。”

“没事。”寅行道安抚,却是对着天海。

“我不知道……”天海微微一愣。

冲着天海风轻云淡的勾了唇角,寅行道装作毫不在意的把那块花生团子换成了绿豆酥,咬了一口,“味道不错,比朗小子做的可口多了。”

莫雨一听,高兴得翘起了小辫子,“就是,陈玄朗口口声声说他做得多好吃,鬼才信呢!教宗大人可要为我作证,我做的比他强多了。”说罢也不管是在御前,骄傲得挺直了身板。

看着眼前女孩傲娇的模样,寅行道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弯起的眉眼间藏住了眼底的黯然。

看着这样自然的寅行道,天海的心中反而不自然起来,“认识他多久了?一百年?两百年?莫雨都知道的事,我却不知道……”

“毕竟小孩子心性啊。”寅行道笑着感叹拉回了天海的思绪。

那边厢莫雨已经告退,跑着跳着跑去找陈玄朗了。听着寅行道的感慨,瞧着他好看的侧脸,天海无端生出虚幻的假想,伸手拂过寅行道的脉门,平和沉稳,看来是她多虑了。

这边寅行道眼底的黯然险些藏不住,看着天海看似无意的掠过他的脉门,心里暗自发苦,原来,她是这么想他的,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又为何还在奢望。

圣教的纪念

后知后觉的发现圣教的文一下子删了好多篇,搜索教宗出来的相关为87,前两天搜还是106,微微有些失落,毕竟择天里只看圣教cp文,聊以纪念。

《山外小楼夜听雨》 下 圣教cp

睡前脑补 圣后伤成那样能活过来怕也是教宗偷偷干了什么 当归补血 长得好怕是血气灵力滋养 他做的好尽啊 让圣后杀他的那一刻都没有眷恋没有内疚 圣后知道五石散都不去解 真的不是教宗暗地做了什么暗示吗 圣后到底怎么爱人的 没办法 我就是心疼教宗 想为教宗开脱 就是喜欢寅行道 他做什么都喜欢 坑好深

闲人杳杳:

    本来人设写的是武则天,谁知道写崩了,写成了吕雉,没办法补回去,也无奈了


……………………………………………………


    果然,一切都已变了天,这后宫,前朝已是她萧澜的天下,寅行道下令,将寅南废黜为七珠亲王,前往封地——代州。这小人一旦得志,怕是原形毕露。


    寅南出发了,回头望了望城楼上的小阁,她终究还是没有来来,也怪自己,,临行前却没有拜别母亲,寅南不知,她所有的消息皆被萧澜封锁,这一别,怕是很难相见了。


    天海得到消息已是三日后,此时寅南已远在千里,她不相信寅行道竟然如此对待他,便要去讨个说法,她知道,他此刻一定在缱绻殿。


    “圣后请回吧,陛下说了,不见圣后!”


    殿外,李公公已看不下去,这圣后已跪了两个时辰陛下竟一点也没有心软,下了逐客令,可天海哪能放弃,依旧跪着。


    雨不争气地落了下来,断线的珠子打在她的身上,再冷哪会有心寒?寅南出生之日,他们吵架,天海在雨中淋了一天,孩子早产,几番周折才保得母子平安,自此,他承诺过,不会再让她淋半点雨,后来,他还是食言了。


    衣衫已经湿透,雨滴顺着发髻落了下来,体力渐渐透支,再也撑不住了,就这样侧倒在地上,李公公忙去禀报,却被寅行道赶了出来。


    “母亲——”陈长生来了,今日他恰好与有容从南靖归来,本想向寅行道请安,却被告知他在萧贵妃这儿,便来了。


    李公公也求得了一丝心安,长生抱起天海,朝着殿内,冷冷道:“若是母亲出了什么事,寅行道,你以为你的帝位还会保得住吗?”


    行道听到此话,怒火中烧,“反了反了!”


    萧澜走到他身边,坐在了他的腿上,举起手中的酒杯,妩媚道:“陛下气什么,妾在身边呢,陪妾饮饮酒吧,好不好嘛!”他捏了捏萧澜的鼻子,顿时笑了出来,“调皮!”


    天海高烧不退,一直昏迷不醒,身上越来越滚烫,可那心越来越凉,就连那气息也已断绝了。有容去找了太医令,却都吃了闭门羹,这是要断了天海的生路啊!


    长生深知自己的血已再无药性,就是商行舟来了也无力回天,唯一能做的,只有听天由命。


    “行哥哥,别走——”天海喃喃,睡梦中也不忘他,可这深情又能算得了什么?


    长生听得一清二楚,他不明白母亲的性子为何变成了这样,当初那个满身傲气的天海幽雪去了哪儿?她的帝王气势早已被深宫磨得一干二净,她处处让步,可被人逼上绝境。


………………………………………………


    这雨啊,还是没有停,天海望着雨景,别有一番滋味,那年,她高烧不退,寅行道没有丝毫关心,她的心也已经死了,天命护佑,她逐渐好转,凤凰浴火,涅槃重生,她终于明白权利的重要性。


    思绪回头,不知不觉,晶体滑落,每次想起他,都会流泪,明明心都已经灰了,怎么还会有感觉?


    寅行道,我的转变你可知道?或许你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你当初和我在一起,也是因为我长得像她对吗?我没有她年轻,没有她妩媚,我什么都不如她,所以,我更要杀了她,夺回我的一切!


………………………………………………


    醒了,也狠了,她再也不会如那绵羊般温顺,她知道,这次是幸运,碰上长生,可下一次就说不准了,她也要为自己,为南儿而活。好在,寅行道没有绝人之路,凤印还在她手中,不仅如此,连他都不知,虎符也在,她想将寅行道拉下龙椅轻而易举,可她的目标,仅仅只是萧澜和寅恒。


    “奉圣后懿旨,贵妃萧澜自恃恩宠,目无尊长,遂软禁于缱绻殿内,任何人不得进出。”


    行道得知此事,提着剑来到了凤栖宫,天海缓缓从内室走出,一袭红衣,换上了多年未有的妆容,倒把行道给惊呆了。


    他拿剑指着她的心口,她两指一夹,轻而易举地折断,对上了寅行道惶惑的眼神。


    “陛下金安。”


    “你为何要如此做?澜儿没有朕伴在身旁,她会心慌,晚上她怕黑,朕……”


    “够了!”天海已听不下去,他记得萧澜这么多,而自己呢?活得这么卑微,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爱与别人晨暮日常,她又怎能忍受?“寅行道,疯够了没有?沉迷美色,夜夜笙歌,倒挺快活,你可知皇宫外已民不聊生,也对,你又怎会知道?”


    “放肆,朕的名讳可是你能说出?朕,朕要杀了你!”说着,往天海冲去。


    天海一拂袖,寅行道翻落在地,这些月,他日日饮酒,可酒乃修炼之大忌,他的功力早已不如从前,“来人,陛下突发疾病,神智紊乱,着在宣室好生修养,朝中大事,由本宫亲自决断!”


     “天海幽雪,你……”   话音未落,一掌劈晕过去。


………………………………………………


    雨停了,太阳吝啬地从云缝里洋洋洒洒地照射出来,一抹阳光照耀在了百草园的一角,奇怪的是,有一株药草莫名的生机勃勃,是当归。


    当归当归,夫君应当归来,道昨非。


………………………………………………


    朝堂上,天海以欺君罔上的罪名处置了寅恒,流放边疆,违令者,杀无赦,颁布懿旨,迎恪王寅南回朝。


    萧澜终究还是按捺不住了,从缱绻殿闯了出来,逼向凤栖宫。


    “天海幽雪,你给我滚出来!”


    天海缓缓而出,萧澜感受得到她身上的杀气,“魔族公主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萧澜一惊,她怎会知道自己的身份,明明血气已被遮掩,她怎么可能?不,她一定是试探。


    “天海幽雪,你想必是老糊涂了吧,本宫乃大周贵妃,怎可能是魔族公主?”


    突然,天海似是消失一般,萧澜并未看清楚她究竟去了哪里,也未发觉身后的气息。


    “这孔雀印记藏的可真深。”


    “啊!”萧澜不知身后有人,倏忽间的声音将她吓得不清,转过身退后了几步。“让萧恒继位,为魔族铺路,这棋子下得可真好!五石散还够用吗?”她伸出手,手中燃起了烈火,逼向萧澜。


    “你,你怎会知道五石散?不,不可能!”


    天海手中的圣火愈燃愈烈,直至化作一团火球冲向萧澜,她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顿时身边有了煞气包围,脖后的孔雀印记闪烁着紫光,那眸子更像是染了血一般。


    萧澜不打自招,手中出现了玉兰剑,朝她刺去,“你以为凭你的修为就能斗得过我?”天凤之翼,红莲圣火,光凭这两样,萧澜便已落了下风。


    最后一招,致命之招,天海本可取了她的性命,可有一挡在了萧澜的前面,是寅行道。那一招本就是用了十成功力,他必死无疑。天海不知,寅行道会从宣室闯了出来,她不信,他竟可为了那个女人付出自己的性命。


    “我生她生,我死她死……”这是他最后一句,是对天海说的,她不知其中奥妙,“噗——”萧澜也喷出一股猩红,瞪着眼睛望着寅行道,似是不甘,“你……你好狠的心……”随后,气脉断绝。


    天海望着地上的二人,笑了笑,竟然让他们死在了一起,当真是她仁慈,“来人,将罪人萧澜带到乱葬岗,随意埋了。”


    她终究还是舍不得他的,蹲下身子,吻了吻他的额角,怕是这一年来他们最亲昵的举动了吧!


………………………………………………


    寅行道,你那八字究竟是何意思?


    天海怎么也琢磨不透,越想越是糊涂。


    不知不觉,走到了百草园内,那株当归长得真好!天海又看到了他,他就站在那凉亭里,她踱步走去。


    “回来了?”


    “回来了!”


    “不走了?”


    “不走了!”


    天海望着空荡的凉亭傻傻地笑了,真如初见般纯真,远处,寅南心疼地望着,王后取了件披风披在了他的身上。


    “媛媛,你说母亲与父亲究竟发生何事?”


    独孤媛握住了寅南的手,安慰道,“陛下,既然母亲不愿说,那就不要再过问了!”


    寅南微微颔首,母亲深受相思之苦,如今,这臆想症怕是越来越严重了。


………………………………………………


    阁楼独酌,听一夜相思愁,可最后却让人烦忧,心事难收,芙蓉花早已凋零,晚风拂柳,却难诉尽离愁,当月色温暖小楼,是谁又在弹奏那曲思念长留?她无言,泪水也已长流。


    寥落一生,心下难舍,执意不肯消……


………………………………………………


    由《山外小楼夜听雨》改编,大家可以听听哦!
    当然还没结束,还没解释好寅行道遗言的玄机怎么就能结局呢,对吧?下一篇可能有些乱。
   

《仁王经》言:“一念之间便有九百个刹那,一刹那有九百个生灭。”

凡存在在世间的事物皆通人性。
凡存在在世间的凡人皆不无辜。

听说有粤语版,想看。

想刷悟空传,被安利了大护法,有生之年系列可能看到虽万人吾往矣的气魄。

舟底天光行:

大护法部分台词收录。
耳听手录,稍有出入,还望见谅。

1.日出东海落西山,喜也一天,愁也一天。
遇事不钻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
2.那些花生人要么呆头呆脑,要么打打杀杀,血肉横飞。
3.——他们不会允许小姜这样的花生人存在的。
——小姜怎么了?难道非要像尸体一样活着才行?!
4.——好端端的尸体,为什么要弄到这里来,被你切成这么多块。
——好端端的尸体,烂了就烂了,弄到这里来给我练刀,不也是废物利用吗。
5.——他们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人了。
——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说他们是人,你居然把吉安大人养的猪当人。哈哈哈哈哈哈,他们把自己当人,你把他们也当人?你和他们一样蠢吗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滑稽了!
6.——走了吗?不再谈谈理想了吗
——你的理想这么充满杀气,怕是实现的那天,会是你的终年。
7.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总喜欢躲在这里,以为没人会发现,就像我躲在这里,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
8.他看到我了,你觉不觉得,那更像是一步步从黄泉路上走来的鬼,杀掉他看到的,厌恶的,和恐惧的一切。他靠近我们,瞄准我们,子弹穿透我头顶的木板,打爆我凉透的背脊。我扑倒在你面前,死相难看。——笨蛋!我随便想想,这你也信。
9.为什么这么蠢,蠢到没救了,为什么总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你想过没有,如果哪一天,我拖着你尸体的时候,看着你被切成十七八块时,我的感受吗!你根本不知道人有多坏,总有一天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10·我不知道!你告诉我,我们是什么,我是什么,反正我也活不长了,你就不能随我吗!
11.里面的人从来不知道外面还有村镇,他们从来没有出去过,活在洞里,死在洞里,真是让人心寒的蠢。
12.——这里的一切,每一天都在折磨我,还有假眼睛,假嘴巴,都说贴着难受,那为什么还要贴着,就因为别人也贴了吗。
——可是不这样的话,他们会怎么笑话我。
——所以,我们才活成了笑话。
13.你在害怕真实。一半以上的假蛹,活不到蜕变,捱过了这关又怎么样呢,又变成我们,不如这样,早早解脱。这里是培育室,去看看那些被药水浸泡的茧们,去看看我们自以为是的生命,是一个怎样的开始。一边坏,一边蠢,就是这里正在发生的事。多少次我想告诉你真相,可我不忍心。
14.我们怎么是这样的东西,我们还吃他们,我们在吃我们吗?
15.我们要活着,他们就得死。

湄公河大案 衍生

ooc,all莫雄/诺桑,涉及苏沃/诺丰、杜金、蒙洪、坎兰,高野等

诺桑
走,哥带你去打猎。

诺丰
哥哥最喜欢后山的那一片罂粟花田,真的很美,我也很喜欢。

莫雄
你真没用,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废物!

高野
他把你当弟弟了吗?

杜金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要不是你这个贱女人,他不会变成这样。

蒙洪
金三角这个地方,处处都是灰色地带,一旦陷入罂粟的包围,就永远挣脱不开。你想走?简直妄想。

坎兰
我只有你了,苏沃,你会帮我的对不对,等我们报了仇,这里就是我们说了算,再也不用躲在阴影里了。

美丽的花儿啊,用这累累硕果抵作沐浴阳光的代价,这是魔鬼才能给予的契约,一步落,一步没,越陷越深,万劫不复。